当前位置:山西省建设教育培训网生活与留守村妇的故事 这种折磨有谁能受得了
与留守村妇的故事 这种折磨有谁能受得了
2022-11-24

小贾是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,老公到南方打工好几年了,年头出去到年尾才回来一次,这种折磨有谁能受得了?特别是像小贾这样的中年妇女,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所以出轨的几率也比较高。

她的第一个婚外情伴侣是位身体强壮的邻村的男子,他来小贾家帮小贾们收割水稻,给他100元一天的工钱,还管吃早餐和中午饭。下午做完农活后,他问小贾能不能请他吃个晚饭。小贾说行,但你的工钱?他说工钱你随便给多少都行,因为他有个习惯,晚饭一定要喝酒,这酒一喝就出问题了。

他满身的酒气就抱住了小贾,然后就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婚外情之旅。第二个男人是个乡村医生,与他发生关系是在小贾家婆患病之后,他来家里给走动不方便的家婆治病,针水挂上后,他就问小贾丈夫什么时候回来,小贾说丈夫有等于没有,一年就回来一次。他说你这样的日子怎么过?因为他老婆也到南方去打工了,留下一对儿女给他,每天除了出诊,还要管教孩子,生活着实不容易。

彼此了解后,小贾和他就在一起了,很简单,这是留守男人和留守女人生理需求的互补,俗话说,资源共享嘛!后来,医生医治一位家里没钱的老人,那老人的儿子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,几年了都联系不上,听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孩子。原来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医生,背地里也是什么事情都干啊!

我跟小贾认识是第三次了,那个时候我正值青春年少,来乡下实习,莫名其妙的就跟小贾勾搭到了一起。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避嫌,因为村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小贾是个不太本分的人,所以我经常去她家 ,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尤其是第一天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与热情,我们两个人如干柴烈火般的聚到了一起。也正是因为那一夜,我爱上了这个女人的身体,我甚至不希望这段实习之旅结束。但是现实总是太扎心,不久之后我就离开了那里,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小贾。